top
  烟雨晓窗  
   网上游园
   远景展望
   玉渊潭源
   科普专栏
   墨宝专栏
   视频下载
  

玉渊潭源

 
历史回顾
 
 
 
       玉渊潭夹在东西钓鱼台中间,历史上同称钓鱼台。几百年来,这里流水不断。因有水才可垂钓、因有水方可称潭。而这里最早的水源是列为顺天府宛平县 54处名泉之一的“钓鱼台前泉”。
       很早很早以前,玉渊潭一带有泉水自地涌出,冬夏不竭。因这水,金朝统治者兴建了行宫别院,时而游幸,有“金章宗钓鱼古台”之名。因这水,元朝左丞相廉希宪构堂池上,绕池植柳数百株,名曰“万柳堂”。因这水,清朝皇帝建起以养源斋为主的皇家园囿。同样是因这水,共和国建设了驰名中外的国宾馆。依水而生的欣欣然,充满生机。依水而建的朗润润,透出活力。因为水是生命之源。
       然而,这里的水早在清代就随着地下水位的下降几度干涸而成了“钓鱼台河泡”。乾隆三十八年,清政府奉旨开挖钓鱼台河泡,派拨清兵四、五千人疏剔诸泉浚治成湖。引西部山区碧云寺、卧佛寺一带山水下泄注入玉渊潭,并顺势流入护城河,这是历史上第一次疏浚玉渊潭的工程,它不但使几近枯竭的玉渊潭水源得到了补充,而且减缓了山洪暴发时给沿途百姓带来的灾害。清朝皇帝弘历曾为此举赋诗:“钓鱼台水别一源,伙于台下涌洌泉。亦受西山夏秋潦,漫为诅洳行旅艰。迩来治水因治此,大加开拓成湖矣。置闸下口为节渲,汇以成河向东酾。分流内外护城池,金汤万载巩皇基。众乐康衢物滋阜,由来诸事在人为。”
       新中国成立以后,北京市政府为了满足工农业用水需求和调蓄洪水安全度汛,于1951年至1964年的十四年间,先后对玉渊潭和上下游河 道进行了三次大规模整治。开挖河道,拓宽湖面 ,湖底清淤。不但扩大了玉渊潭湖的蓄水能力,而且增加了“八一湖”、“引水湖”两个新的湖泊水域。几十公顷的水面积形成了蓄水滞洪的枢纽,官厅、密云两水库来水,经永定河引水渠和京密引水渠源源不断穿过玉渊潭流入北京南部的大小河湖。九十年代中期,随着国家环保呼声的加大,京城水系又以“水清、岸绿、流畅、通航”为目标,对全市大小湖泊河流进行了系统治理改造,减少了工业污染,截制了污水入河。玉渊潭因此而大受其益,湖水更加清亮,环境更加美丽。
       水波泛泛、欣欣然然,在水资源日益减少的今天,玉渊潭公园能拥有这样浩大的一潭碧水,实在是难得,实在是珍贵。园中树木因它而茂盛,园中环境因它而滋润。哪怕是烈日炎炎的盛夏,这里也因它而呈现京城中少有的低温效应。这是大自然的馈赠,这是几代人的丰功,我们应该领情。
       如果你喜欢在玉渊潭湖上荡舟,感受那轻风拂面的惬意,那就请爱惜这潭水。如果你喜欢在玉渊潭林中漫步,呼吸那清爽润泽的气息,那就请保护这潭水。
 
                                                                                                                                                                                                                                                                                                                             
      
 
 
往事回首
 
 
 
        又到了洋槐开花的时节,园中那一株株高大挺拔的洋槐树在春天的细雨中洗尽尘埃抖起精神绽放出新的生命。一片片羽状新叶仿佛在一夜间便搭起了蔽日浓荫,一串串洁白花序飘散着阵阵清香沁人心脾。捧起一串槐花用心把玩,那闻不够的甜香勾起了儿时的回忆。说起来这老洋槐不仅仅为人们送香遮阳,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它曾是百姓餐桌上的一道美食,为果腹充饥,这可是不容埋没的功绩。
       我们园中的洋槐树成片成林,苍老的树皮经历了近百年的风雨,近百道年轮刻下了自清末以来的记忆.。1914年9月农科大学在玉渊潭成立了林场,将玉渊潭南北土山(即中山和北山)作为林地。1915年4月农大师生首次在南北土山种植洋槐 8千余株,成活6千余株。1916年4月林场将自育洋槐树苗8千余株种植于土山。1917年4月,林场选自育槐树苗5千余,榆苗1万余株植于土山上. . . . .似这样年年岁岁,岁岁年年,到1932年林场全部成林,已无种植的余地。曾有一篇介绍北平大学农学院的文章写道:“院东有洋槐林,东接钓鱼台,西接该院东门,长约三、四里. . . . .近年树木生长更为茂盛,郁郁苍苍,蔚为可观,槐花开时香气馨郁,与对岸桃柳相映姿态倍妍,夏日尤荫异常。玉渊潭这块闰土,而且也是农大进步学生进行性地下活动的重要场所。中共早期的一些领导把洋槐林当作秘密活动地点。邓中夏、杨开智、蒋文、陈毅、彭真、张友清等同志都曾到洋槐林组织农大学生开展革命活动。
       光阴似箭,玉渊潭几易其主,老洋槐枝丰叶茂的风姿已成为过去。然而那苍中散发的芬芳引导着我们把历史回顾。
 
 
 


东方小瑞士
 
 
 
        玉渊潭公园在1958年6月以前近半个世纪的时间曾是北京农业大学的农林实验场。自1914年林场开办伊始,农大的师生便年年在玉渊潭南、北土山上大批植树。除了种植杨、柳、榆、槐等常见树种百余种外,还建有苗圃,标本园,由欧美、日本、东陵、西山各地搜集培育“喜玛拉雅松”、“凤尾松 ”、“扁松”、“杉松”等珍稀树种二百多种。三十年代初期,全世界林木不过八百余种,而玉渊潭就有二百余种,占世界树种的三分之一以上。而且各种树木生长茂盛,郁郁苍苍蔚为可观。因此而得“东方小瑞士” 称号 。

       1933年4月17日,《世界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农学院林场访问记”的专题报道,文章一开始就写道“平大农学院(林场即玉渊潭)向有“东方小瑞士”称号,其风景幽丽脍炙人口。“文中介绍了林场当时的景观:“. . . . .周围约十余里,中央水田,四周尽为森林包围,分南北两山,南山东端以松柏为主,高可及丈、苍翠可爱,宜密植亭亭而立,令人起兴奋之感,现值雄花开放,金黄花粉随风飘摇,松油挥发芬芳可爱,西段洋槐达五丈以上,有抱者、有拱把者,适度郁闭之下均成良材。洋槐发芽较晚,目下尚无欣欣意,挺立如枯木,初木料句口之后,香满五里之区。北山西段以松柏为主,为十八年(1929)所造成,东段以榆木为主,已成林木约2万,林场最近尚有整理全场森林计划,其目下业已动工者,河岸培植风景林,于柳树之下添植枫树2000株,钓鱼台低地种杨树500株,各种播种,移植苗木十万株,该林场完全依照学理,故欧风甚盛,红桃百李争风河岸,绿柳轻松点缀全境. . . . .”。
      七十年后再读上述这篇报道文章,仍会使人们的脑海中再现当年的美景。从罗道庄到钓鱼台,到处林木郁郁葱葱,浓郁蔽日清凉异常,湖水清澈见底一尘不染,芦荟丛生密密匝匝,柳堤抱岸繁花锦带,那份幽雅、那份清丽,当然无愧于“东方小瑞士” 称号。
        时过境迁,今天的玉渊潭早已不是农林实验场,从六十年代初期就逐步成为城市公园绿地。服务游人、美化环境已经成为玉渊潭发展的新目标。当年的苇塘、水田成了湖泊,各式游船推开碧波湖上泛歌。当年的北山上虽然松柏依然挺立,空气中依然飘摇着金黄的花粉和松香的气息,但山前、山后已经连为一体,编植樱花成了华北地区最大的樱花专类植物观赏园。而当年的南山,现在是公园的中山岛景区,高大的洋槐树依然矗立,最粗的树干需伸开双臂仍搂抱不及。九十年的沧桑风雨深深镌刻在树皮上那粗大的裂痕里。这里有少念英雄纪念碑,有中老年人的健身园地,还有?名全国的“抗癌乐园“活动场地。纵贯玉渊潭东西的土山已经不再是阻隔南北的天然屏障,几条或开阔或蜿蜒的通道劈开了土山,沟通了公园南北景区。穿过甬路观山后豁然开朗,过通道看山前别有洞天。
       曾经的“东方小瑞士”经几十年的建设和发展,已经挤身于市级大公园的行列,它别具一格的清新和自然,成为喧闹大都市中的田园静土而倍受青睐。随着北京城市的发展,玉渊潭会更加进步,它是一抹浓浓的绿色,不可替代地渲染多姿多彩的新北京。
 
                                                                                                                                                                                   —— 玉渊潭公园史志办

 
 
天鹅启示录
 

 
 
       公园里有个21年前在玉渊潭公园罹难的野生天鹅标本。它是天鹅中体形最大,体态最美的一种,名为“疣鼻天鹅”。 它首尾全长1.5米,双翅展开宽2.3米,体重9.5公斤。黑色的疣微微隆起在,它的额头下,鲜红的丝带掩住它受伤的脖颈,晶亮的双眸向人们倾诉着遭猎杀的无辜。
       1980年12月11日的清晨,一场小雪过后,四只雪白的野天鹅象四朵吉祥的云从遥远的北方飘落在玉渊潭湖心。那时的湖水缓缓流动没有结冰,天鹅们在碧波中游戈嬉戏,他们忽而扇动宽大的羽翼在水面翩跹起舞,忽而翘起尾巴潜入水底怡然得意。它们胆子大,不怕人,常常游到岸边二、三十米的近距离。 城市水域飞来了野天鹅,让久居都市的人们感到新奇,感到欣喜。晨练的人们首先贴出了“保护野天鹅”的倡议。人们成群结伙地来到公园,争先目睹野生天鹅的风采。追随着天鹅的飞起飞落在东西湖畔奔波,使原本万木凋零萧条寂静的园中增添了一派生动的风景。然而,这消息也引起了狩猎者的歹意,欲将这美丽的精灵作为自己口中的牙祭。十天后的傍晚,天暗人稀,两个青年端起了猎枪,罪恶的子弹杀了一只可爱的生命。突如其来的枪声,使其余三只天鹅远离了湖岸,现出万状惊恐。失去了同伴的那只更是伤心不已,彻夜地引颈哀鸣,它在呼唤逝去的情侣,它在向人类的野蛮行为抗争。一夜又一天过去了,湖面上不见了它的踪影,它究竟去了哪里? 谁也说不清。都知道天鹅情侣间固守至死不渝的爱情,一方面罹难另一方决不苟且偷生,它会以自尽来殉情。 这悲壮的爱情实在令人心痛。噩耗传开,公园游人愤怒了,北京市民震惊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信笺和报刊的文章如雪片铺天盖地。原始的愚昧和无知遭到了全社会的抨击和唾弃。一时间京城掀起了天鹅的热潮。偷猎者因贪婪而招致身陷囹圄受拘役,人类为此受到深刻教育,纷纷用行动慰祭逝去的天鹅,弥补对自然界的亏欠,封山育林,悬挂鸟巢; 严禁狩猎,加强管理,采用低毒农药或生物制剂防治树木病虫害,为鸟类营建了相对全面宽松的生存地。
       1986年冬季,曾出现了数千只野鸭在玉渊潭越冬的情景。近年冬季湖面结了冰,但仍有少量野鸭水禽栖息。园中各种飞鸟种类数量都在增加。山喜鹊、灰喜鹊、麻雀、粉眼、乌鸦、鸽子、啄木鸟等等,成群结队在林中飞,树上叫,水面上有时会出现鹈鹕、鸳鸯。它们使玉渊潭现出了勃勃的生机,人们不再打扰它们的安宁,更不会伤害它们的生命。人类在向文明的方向发展,21年前的惨案不会再重现,自然界中芸芸众生已经成为友好相处,相互依存的伙伴。
 
 
                                                                                                                                                                                      ——玉渊潭公园史志办

 

 

 

 

 

 

 

 
 
    
 

 


联系我们 | 全景地图 | 帮助信息 | 法律声明
2010 玉渊潭公园版权所有备案号:ICP09026382 技术支持:妙想互联